|在你還可以混日子的舒適工作中,其他人已遠遠的超越了你。趁還可以努力的時候多努力! | 掃描下面兼職號天天有兼職↓↓↓↓↓
深圳兼職網
是否是真實兼職信息,一查深圳信用網,二用百度查電話號碼。保護權益人人有責
  本站首頁 兼職崗位 兼職人才 兼職信息 創業項目 兼職經驗 兼職微博
滾動廣告區: 本站廣告位優惠出售,針對長期招聘;聚會;活動;向深圳本地青年人群投放廣告等目的有極佳的廣告效果。
 兼職快訊 - 本站動態 - 本站八卦 - 在深圳打綠的注意了!“跳表器”可讓車費多出幾倍
在深圳打綠的注意了!“跳表器”可讓車費多出幾倍
 

本站八卦  加入時間:2015-11-05 10:54:35   
更多

     跳表器主要靠一個類似汽車遙控的遙控器控制。 

     跳表器體積很小,拆裝方便。

 

     11月1日凌晨1時,寶安區上川二路的三毛汽配工人正在給一輛綠的安裝跳表器。 

     流動安裝師傅正在給的士安裝跳表器線路板。 

     安裝跳表器最后的工序:把傳感器拆下重新調試后再裝上去。整個安裝過程不到六分鐘。 

     跳表器裝在駕駛室隱蔽處,還配有快拆的接口。

 

     清晨六點左右,記者發現停在路邊尚未開工的的士,不少方向盤套都藏著跳表器的遙控裝置(紅圈處)。 

    目前出租車安裝的“炸彈”大多分為兩種操作模式:一種是按一下遙控器,計價器增加200米路程;另一種則是按住遙控器,計價器保持120公里每小時的行駛速度跳表。

    安裝了“炸彈”的顯示行駛了9.93公里,價格為32.48元;而未安裝“炸彈”的車輛計價器顯示為6.57公里,價格為22.2元;兩車價格相差為10.28元,足足多出了46%。

    安裝“炸彈”以后,從南頭關行駛至上川二路短短7公里路程,最終顯示行駛了31.45公里,增加了24公里之多,最終收費95.4元。

    幾乎全部的綠的都裝了這種裝置,但具體有多少并不清楚,除了綠的,也有很少一部分紅的加入了裝“炸彈”的行列。

    ——— 究竟深圳有多少車安裝了或安裝過這種裝置?三毛汽配一名店員稱

    輕輕一按開關,的士計價器便會跳得飛快,往往相同的路程,乘客需要支付更多的打車費。不久前,一位資深的哥向南方都市報報料稱,深圳有不少黑心的士司機在計價器上做文章,靠安裝“炸彈”“跳表器”牟取利益,有的載客路程遠的,甚至比正常情況多出數倍車費。

    為了驗證報料真實性,南都記者實地暗訪綠的三次,均發現車費異常,并且為了掌握詳細安裝過程,南都記者兩次假扮的哥,親身體驗安裝“炸彈”全過程,揭開的士“炸彈”黑幕。

    爆料

    從業15年的哥稱

    綠的圈子盛行裝“炸彈”

    “我實在看不下去了,這些黑心司機是在昧著良心賺錢,我決定要揭開這種黑幕,不能讓他們繼續下去。”老李(化名)是一名資深的哥,做的士這行已有15年之久。老李表示,“炸彈”在業內一直都有存在,以前雖說有過一段時間非常流行,但由于該手法曝光被查處,逐漸用的人也開始變少。但今年,隨著滴滴打車、優步這些打車軟件的興起,為了維持生計,越來越多的司機開始頂風作案,在自己的車里安裝“炸彈”。據其介紹,出租車的“炸彈”有部分是在寶安區上川路一家名為“三毛汽配”的修理鋪安裝,還有小部分人是通過熟人介紹,電話預約安裝的。

    老李透露,現在出租車安裝的“炸彈”實際是一個計米表脈沖發送器,脈沖推動里程表轉動,裝個脈沖發送器,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增加里程數。通俗地講,不管哪種“炸彈”,它們都是通過控制的士計價器里的傳感器,使得計價器的公里數異常增加。只要司機控制著計價器的里程數,無論長途還是短程,輕輕松松就可以實現的士費的大飛躍。

    驗證

    隨機乘坐綠的比對

    不少計價器有異常

    根據老李向記者透露的信息以及部分司機的猜測,目前深圳出租車市場眾多綠的已經安裝了“炸彈”,且有極少部分紅的也安裝了。這個說法是否可靠?南都記者采取抽樣檢測辦法,隨機抽取不同出租車公司的車輛乘坐。

    10月27日凌晨1時,南都記者隨機攔下了一輛尾號為4B0(西湖運輸),從寶安前進二路南國明珠駛往南頭關,并安排一輛事先已知悉未安裝“炸彈”的出租車尾隨其后。兩車同時打表,行駛同一路線,路況基本相同。到達目的地后查看兩輛車車費,其中尾號4B 0(西湖運輸)的發票聯顯示行駛了9.93公里,價格為32.48元,而未安裝“炸彈”的車輛計價器顯示為6.57公里,價格為22.2元,兩車價格相差為10 .28元,足足多出了46%。

    考慮到紅綠燈的外界因素影響,記者選擇的路線途中并沒有太多紅綠燈口地段,記者觀察到,整個行駛過程中,尾號4B0的士車速并無太大變化,計價器也以正常的速率進行跳表,但在其中的某幾個時間點,計價器跳動的頻率明顯增快,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。尾隨的正規出租車司機解釋,“一路上的士的速度并沒有太大的變化,計價器的跳動速率應該是在一個固定范圍內的,所以突然之間的高頻率明顯不正常,很有可能是在那幾個時間點,司機按動了遙控器所致。”

    10月2日凌晨,南都記者采用相同的驗證辦法,從龍崗平湖海吉星駛往龍崗沙灣檢查站,同樣的路線,不同車輛顯示的里程和價錢又不一樣。尾隨的正規出租車顯示最后的價錢不到17元,而南都記者隨機乘坐的出租車最后顯示價錢是22元,又高出5元,足足增加了29%。

    此外,南都記者在一次從觀瀾人民路到龍崗體育中心采訪的時候,通過路邊打車,攔下了一輛綠的。出于職業習慣,記者很快便發現了這輛出租車方向盤位置安裝有“炸彈”遙控器,于是記者開始詢問司機是否在計價器上動了手腳,司機當場否認稱沒有這回事。為了讓司機不要使用“炸彈”,隨后記者詐稱自己家里就是做出租車生意的,了解并知道這個貓膩,司機才松口說,“你是第一個發現我的乘客,你的眼真尖”。

    隨后,當記者到達目的地后,的士發票聯顯示打車費87元,加上過路費與燃油費16元,總價為103元。司機還悻悻地跟記者說,如果不是你提前發現了“炸彈”,這趟下來你起碼要給150元。

    喬裝

    南都記者假扮的哥

    花280元安裝“炸彈”

    10月26日,為了驗證報料真實性,南都記者決定喬裝成一位的哥,體驗一次安裝“炸彈”的全過程。

    謹慎起見,南都記者首先選擇經由熟人介紹、電話預約的方式來安裝。當日11時許,經過電話多次溝通,對方決定在寶安區新安某路邊進行安裝,并告訴記者在路邊等候片刻即可。

    隨后,南都記者借了一輛綠的假扮的哥,停在約定好的路邊。在等候10多分鐘之后,一名背著土黃色工具包,身高1米65左右、穿著白色T恤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徑直鉆進了記者的車,自稱自己便是安裝“炸彈”的師傅。當記者正準備問其如何安裝時,男子突然警惕地向記者要求換個地方安裝。

    在對方的指引下,經過幾分鐘的路程,便到達了目的地。這是一個隱藏在新安某小區里的簡易門店,門店在小區里顯得并不起眼,從外觀看去絲毫不會認為這里就是安裝“炸彈”的地方。車剛停穩,男子便拿出一個小裝置,戴上頭戴式電筒,要求記者打開車頭蓋。記者詢問裝這個裝置需要多少錢,他回答280元,隨即開始安裝。一邊安裝還一邊告訴記者注意事項。整個過程持續不到6分鐘,這名男子便稱已經安裝好,并用工具將物件固定在方向盤下方蓋板內。

    安裝完畢之后,該男子還告訴南都記者如需逃避檢查,應該怎樣拆除———拆除的方法并不復雜,只需要解開電線上的活扣即可。隨后,男子還拿出一個類似汽車遙控鑰匙的小物件,在靜止的車里開始測試了起來。記者在一旁看到,該男子只要一直按住遙控鑰匙,計價器的里程數就會迅速升高,只有松開按鈕,計價器才恢復正常。檢測完畢,該男子還告訴南都記者,盡量不要在汽車靜止時使用,這樣不僅容易被乘客察覺貓膩,還會導致脈沖器過熱而損壞。

    隨后,南都記者使用剛剛安裝好“炸彈”的綠色的士,進行了一場現場實驗。記者選擇從南頭關行駛至上川二路,并全程按住遙控器,從最終打印出來的的士發票聯看到,最終行駛了31.45公里,也就是說短短7公里左右的路程,由于“炸彈”的緣故,增加了24公里之多,最終收費95.4元。

    暗訪

    “炸彈”店鋪晝伏夜出

    比流動安裝更“專業”

    為了掌握更全面的情況,除了流動安裝,南都記者借來工服喬裝成的哥,前往位于寶安區上川路旁的“三毛汽配”,業內號稱更專業的“炸彈”店鋪進行暗訪。

    10月31日零時許,記者來到該店門口,由于深夜的緣故,周邊店鋪早已歇業關門,路上的車輛也寥寥無幾,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三毛汽配依然燈火通明。記者發現,現場停有一輛綠的,一名店員打扮的年輕男子正在方向盤位置安裝著什么。南都記者以脈沖器遙控失靈為由,詢問該名男子是否可以重新配遙控,該名男子聽后告訴記者,每一塊脈沖器都是指定一款遙控,它們之間是有固定信號的,如失效只有重新購買。隨后,記者向男子表示愿意購買,該名男子才讓記者進入店內。

    進入店內,記者看到,一名的士司機正在與另外一名年輕店員攀談著什么,當記者走近,該店員便警惕地停止了談話,開始詢問記者來意。當記者表明自己需要購買“炸彈”時,該名店員便開始詢問一系列有關的士行業的專業問題,隨著記者的一一解答,該名店員才放松警惕,隨后便轉身在零件架子上尋找著什么。沒過多久,便看到該名店員拿著一塊電路板與一些元器件進行焊接,5分鐘不到,年輕店員便稱“炸彈”已經制作完成。當記者詢問是否有用時,對方拿著剛制做好的“炸彈”徑直走向門口綠的開始演示給記者看,與之前流動安裝不同的是,這里的“炸彈”不僅現場即時完成,并且完成之后還會用黑色膠帶纏繞數圈,顯得更加專業。

    據“三毛汽配”店員自爆,他們鼓搗“炸彈”這玩意已經幾年時間了,雖說之前曾遭曝光被執法部門嚴格查處過,但沒過多久,隨著執法的松懈,“炸彈”就又開始風靡業內了。像“三毛汽配”這樣晝伏夜出,替的士司機安裝炸彈的店面到底有幾家?“三毛汽配”的店員稱,“在布吉、龍華那邊有一大把”,據他透露,其他類似的店面并不像“三毛汽配”一樣隱藏在修車行的面紗之下,而是有專門的店面賣這種裝置。具體這些店分布在什么位置,這名店員表示不清楚。

    延伸

    紅的是否也裝“炸彈”?

    以前不少現在基本絕跡

    在深圳街頭行駛的紅的有無這種現象?開了16年紅的的老的哥陳先生所得知的情況是:早幾年有,現在基本絕跡。據老陳所述,大約在2007年至2009年三年間,確實存在這個現象,但并不普遍,極少數違法的哥干過這種事,將脈沖器裝在咪表前面,的哥自己隨時可以掌握,看人坑之宰之。“經常坐車的人,往返某段路途之間,非常熟知車資,若是貿然坑人家,車資差距太大,很容易被識破的,并惹來投訴。”老陳說,一般有經驗的的哥只要和乘客聊幾句,便可知悉對方是否經常乘坐出租車,然后再決定是否坑人,看人下料。

    據了解,若是宰客行為在被投訴后事實成立,對紅的處罰也是相當重的,罰款2000元,并記錄營運違章一次。多位受訪的哥比較一致的說法是,紅的如今基本上不會、也不可能出現在咪表上安裝脈沖器宰客行為,一是監管嚴格;二呢,也沒必要,畢竟是件不光彩的事,隨時遭乘客投訴,提心吊膽;三呢,現在出租車生意不好做,很多的哥改行開專車去了。

    緣由

    為生計司機鋌而走險

    綠的管理不如紅的嚴

    明知違法,為何偏要為之?對于安裝“炸彈”,有司機向記者坦言,為了生計,實屬不得已而為之。

    近一年來,隨著滴滴、優步等打車軟件的興起,的士司機的生意每況愈下,有時候甚至無法完成每月的月租,需要向親朋好友借錢才能渡過難關。安裝脈沖器,這便是的士司機能想到的最快也是最省事的弄錢方法。“有時候就算裝了‘炸彈’,每天賺的錢也不會多很多,為了不讓乘客發現,短途基本也就加個3至4元,長途最多加30元。”一名安裝了“炸彈”的的士司機告訴記者。

    “炸彈”并非什么不能查處和杜絕的裝置,車輛計價器每年都要進行年審,平常也會抽查。但是為何這種脈沖發送器(即“炸彈”)卻能大行其道呢?

    老李向記者透露,這種“炸彈”手段非常隱蔽,計價器的跳表速率變化全由司機自己掌握,為了不讓乘客有所察覺,司機往往選擇乘客走神、玩手機甚至睡覺時伺機下手,有部分司機為了使操作“炸彈”的過程顯得更加隱蔽,甚至將遙控器安裝在踏板、擋把上,乘客基本很難發現。“即使被乘客發現了也不怕,直接說計價器損壞了,按平時的價格給就行”。

    多位受訪的哥稱,在咪表上安裝脈沖器的違法行為,在原特區外的關外綠的身上常有發生,根源在于綠的管理還是沒有紅的那么嚴格。雖然每年市質監局都會對綠的計價器進行例行檢查,但每年檢查都集中在年檢的時候,司機完全有時間將連接在計價器上面的裝置去掉,這樣即可萬無一失。即使是突擊檢查也不怕,因為“炸彈”為了應對這種突擊檢查,專門設計了一個活扣,只需輕輕一撥便能將“炸彈”收走,檢查人員很難發現其中玄機。

    在采訪中,其中一位的哥提及,他有個老鄉開綠的,也裝了“炸彈”,有次跟他“自豪”地炫耀,說載過一個客人,從機場到龍華,打表顯示400元。把老李嚇了一跳,他也載過客人從機場到龍華,正常情況下打表才130元左右。

    伎倆

    “炸彈”=“跳表器”

    “跳表器”全稱為改裝型脈沖發送器,在出租車行業內又被稱為“炸彈”。該裝置可以讓的士司機隨心所欲地操控計價器的跳表速率,只需輕輕一按,計價器就像打了雞血似的保持12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“洗劫”乘客的錢包。

    所謂“炸彈”,實則是一塊長寬不足5厘米米的電路板,上面密密麻麻地焊接著各種元器件,電路板的一頭連著兩條紅線與一條黑線,用于連接計價器,安裝的位置極其隱蔽,除了專業人士檢查,不易發現。即使被突擊檢查,通過電線上的活扣,也可以輕易拔出,很難被人發現。平時只需使用遙控器操作,每按一下,按鈕數據就快速上升。

    疑問

    加裝“脈沖器”是否個人行為?如何處理?南都記者暗訪發現,加裝“脈沖器”的情況在原關外地區十分普遍,乘客一般需要多繳納一部分車費,此項“附加”費用顯然不合乎相關規定。此類加裝是不是的哥個人行為?若是,相關主管部門及所在公司有何種懲罰?為何此類情況屢禁不止?

    乘客遇費用爭議,向誰投訴才有效?同樣的距離,的士票打出的價格卻有差別。若乘客遇到此類情況該向誰投訴?南都記者以乘客身份向12328(全國交通運輸服務監督電話)投訴。當被問及投訴是否統一受理時,對方表示只是將乘客的投訴轉交給涉事的出租車公司,由出租車公司出面處理。另外,記者昨日下午也致電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反映問題,對方表示因的士費而產生的糾紛并不在消委會的受理范圍之內。

    說法

    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毛鵬律師

    可從三個方面下手打擊綠的私自調表

    對于的士司機加裝“脈沖器”這種行為,記者咨詢了大成律師事務所的譚玲春律師。他告訴記者,這種行為肯定違反了我國出租車行業的相關規定,除此之外,對于消費者來說,的士司機的這種行為也構成了欺詐行為。如果有消費者在乘坐的士時發現車費異常,應該積極利用法律武器進行維權。

    加裝“脈沖器”涉嫌欺詐

    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毛鵬律師則表示,的士加裝“脈沖器”涉嫌違反《深圳經濟特區出租小汽車管理條例》。

    綠的司機上述行為,導致計價表運行不正常不真實,市運政部門依法可以對其進行處罰。但目前難點在于:1.上述條例是2004年頒布的,至今沒有修改,相關處罰標準及金額,現在看來明顯過于滯后,即便查到,不僅沒有威懾力反而會縱容違法行為。2.綠的司機相關行為比較隱蔽,客觀上運政部門查處難度確實較大,難以舉證,讓綠的司機無所顧忌。3.很多客戶往往只是心里懷疑,但沒有合適的投訴或維權渠道,或維權時間成本太高,乘客往往嫌麻煩不去計較。

    運政部門加大暗訪查處力度

    如果要打擊綠的私自調表的行為,在立法沒有修改的情況下,毛律師建議從三方面入手,1 .運政部門加大宣傳力度和暗訪力度,通過加大宣傳鼓勵乘客積極舉報線索,加大暗訪讓司機有所收斂不會肆無忌憚。2.的士公司對所有車輛的計價表加裝檢測器和加大檢查力度,改進技術手段提高私自調表的難度,同時建議對所有車輛加裝G PS,一旦乘客對價格提出投訴,直接調取后臺數據,從而降低乘客舉證難度。3.將綠的司機違規行為錄入誠信黑名單,一旦發現,后續可能影響司機年檢辦證入戶等,從而讓司機敬畏法律敬畏規則、誠信守法運營。

    昨日下午,南都記者致函深圳市交委告知此次暗訪結果,希望職能部門介入此事,查處違法加裝的士脈沖器的窩點.對方表示已知悉此事,正在走流程,需要協調相關部門一同處理。

    04-05版 采寫:南都記者 肖云龍

    攝影:南都記者 陳文才



聯系我時請說明在【0755兼職網】看到的,謝謝!





辦公地址:深圳市羅湖區鶴圍村 郵編:518029 本站法律顧問:深圳維世德律師事務所律師余翔
微信:czfanzhimin 新浪微博@深圳兼職網官方微博 
Copyright © 2005 - 2010 www.funolt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備案號:粵ICP備05122378號
本站建站日期:2005年9月1日 點石成金qq:55158935 
國家法律明文規定任何企業不得向求職者收取任何費用,對信息發布內容有懷疑請查詢深圳信用網或百度、goolge一下相關信息。
大乐透开结果